目前日本已經出版了《薦季直表》墨跡。有興趣者,可以在坊間找到。歷代各種書編所見《鍾繇書法集》全是拓本,僅有《薦季直表》在清末留下照片,如今尚存真跡照片本可以觀看。

 

刻本

 

  19860401c  

 

  鍾繇是楷書早期的代表性的書家。張懷瓘《書斷》評曰︰「真書絕世,剛柔備焉,點畫之間,多有異趣,可謂幽深無際,古雅有餘。秦漢以來,一人而已。」孫過庭《書譜》說︰「夫自古之善書者,漢魏有鍾、張之絕,晉末稱二王之妙。王羲之云︰『頃尋諸名書,鍾、張信為絕倫,其餘不足觀。』」可謂推崇備至。鍾繇字元常,魏國初為相,明帝時進封定陵侯,遷太傅,人稱鍾太傅,乃魏國重臣。黃初二年八月,鍾繇上表魏文帝曹丕,言漢建安之初曹操出兵關東時,曾用山陽太守關內侯季直之計,「剋期成功,不差分毫」。曹操曾「賞以封爵,授以劇郡」。季直為官清廉,罷任後,竟至衣食不充。故鍾繇向曹丕建議,復俾季直一州,一則念其舊勳,二則野不遺賢。這就是《薦季直表》的緣起。

  鍾繇的書跡,歷代所傳者有《宣示表》、《賀捷表》、《力命表》,《墓田丙舍》、《白騎》、《還示》諸帖,但全是刻本,墨跡唯《薦季直表》一件,其珍貴自不待言。

   《薦季直表》墨跡紙本,約高12.6CM,長40.4CM。正書,十九行,墨色沉厚如漆。卷上有大量的藏家印記,著名者有貞觀、淳化、宣和內府、米芾、賈似道、陸行直、高士奇、清宮內府等等。卷用黃色宋錦包首,碧色漢玉插籤,上鐫「乾隆御賞鍾繇薦季直表真蹟」小隸書。引首為乾隆御題「法書鼻祖」四大字,押御書長方印。題籤亦乾隆手筆,為「鍾繇薦季直表真蹟長春書屋珍秘無上神品」十八字。卷後有元陸行直等三家、明吳寬、文徵明等八家、清高宗等二家題跋。據此,可知此卷迭經唐李世民、宋趙光義、趙佶、趙構等內廷收藏,宋末歸權相賈似道,入元歸陸行直,明季歸沈石田,復入無錫華氏真賞齋。後為官場中有勢力者迫取,籍入內府,成為宮中乾隆長春書屋中的巨寶。

此帖北宋大觀單刻本、淳化秘閣續帖、戲魚堂帖等亦曾刻之。明嘉靖

華氏真賞齋刻本、明萬曆鬱崗齋帖、乾隆《三希堂法帖》置此卷為第一。

 

 

三 國步艱難 迭遭厄運

《薦季直表》寫於黃初二年八月,即公元221年,距今1765年。《薦季直表》的流傳,必有許多曲折動人的故事,乾隆戊辰立夏日﹝1748年3月﹞御題中說︰「經今千數百年之久,紙墨尚完好不渝」。光緒六年庚辰﹝1880﹞夏,霍邱壯陶閣主裴景福聞嶽雪樓有鍾繇墨跡,請賜一見而被婉拒。光緒二十六年﹝1900﹞孔氏經辦鹽務虧空,不得已求售家藏字畫償債,裴遂決意收購嶽雪樓藏品。裴景福遂託孔氏親友斡旋,以六千金代價將三卷購下。裴在粵東,於民國元年﹝1912﹞刊刻《壯陶閣法帖》三十六卷,後又增續帖十二卷、補遺一卷,規模宏大。這卷《薦季直表》,即置第一。民國十三年﹝1924﹞,裴又輯《壯陶閣書畫錄》一書,卷首亦錄此卷。不久,裴宅一傭工得知《薦季直表》珍貴,竟然竊去。裴發現鎮宅之寶不翼而飛,急報官大索。傭工懼,將此卷以油紙包裹,埋入土中。裴索年餘,一無所得,寢食不安,遂聲明不再追究竊者責任,能出真蹟者重賞。及掘出,整卷已糜爛至不可收拾。一件偉大的藝術品,一件流傳了一千七百年的國寶,一件在中國書法史上發生過廣泛影響的法書,一件在無數次天災人禍中得以幸存的文物,由于一個人的愚蠢和貪婪,不幸永遠地毀滅了。這是多麼令人痛心的事!這真令人翹首問蒼天︰何至於此!何至於此!

 約二十五年前,王壯弘先生購得一部《壯陶閣法帖》初拓本,乃裴氏舊物。他逐一檢閱,發現某冊中夾有照片一幀,初不經意,及仔細審閱,不覺大喜過望。

  原來這張照片,所攝的竟是鍾繇【薦季直表 】真跡照片如下:

 

攝影術傳入我國,約在清代末期,慈禧太后的遺影可作一證。當時相機巨大笨重,用的是大鏡頭、大底片,故效果非常清晰。裴氏的藏品,有些曾交上海有正書局影印出版,如《淨土詞》即為其一,而影印前必需攝影。可謂是「下真蹟一等」時必在民國十三年《薦季直表》被竊之前。至王壯弘先生購得此照,差不多已經半個世紀了。王壯弘先生得此照片,視同供璧,小心地保存起來。文革中他集藏散失殆盡,唯這幅照片完整無損地保存了下來。

1984年12月,上海書法雜誌欲覓名作印年曆附頁上,壯弘先生出此照,遂第一次公開於讀者之前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郭群峰 的頭像
郭群峰

鬆靜清雅如仙境般的書法藝術

郭群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