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、書家創作的意義:

    在於【不踐古人,自出新意】,深化於學問修養和人性思解。 胸次為書】是古代書家的審美意識。 晁補之的雞肋集提到:【妙在其胸中所獨得。妙不在法也。】 只有【胸次過人】, 才能【筆端不凡】,具有豐富的內涵與感染力。 宋代以【真意、天趣】為高,重視人品、氣質、性情化為書法形式, 隨人注情,率意而為】,【以酒助氣,借以消遣】, 蘇軾云:【點畫信手煩追求】、【無刻意作做乃佳】, 米芾云:【隨意落筆,皆得自然,備其古雅。】 強調性情和意趣的自然流露,不為古法所拘。 黃庭堅張調【韻】,他說:【隨人作計終後人,自成一家始逼真。】 所以宋代這種【不蹈古人,自出新意】的書法創作意識, 產生巨大的歷史作用,影響書畫歷史潮流脈動極為深遠。

甚至深化到未來的元明清各朝代的書畫之中。

 

二、臨摹的價值與新創作的能力直接相關

1.      臨摹作品的作品,不算是真實的個人作品。

【借屍還魂】、【影子書】、【奴書】等等諷刺的語言,

是對只能臨摹的奴書家說的,

但不是否定臨摹的價值。

2.      肯定臨摹不等於否認創作價值。

   臨摹用於【磨滅本性】,洗淨個人雜亂的用筆,才能樹立新的能力。

3.      臨摹立定書法用筆功力與根基,使之具備創作基本能力。

對精熟於臨摹百家的書家而言,要時時新創作,

本是舉手之勞、輕而易舉的事,

只要隨情發抒、隨事更易,處處是新創作。

創作之難,難在基本功力與筆法的豐富度,

豐富度越高,創作能力越強。

就如,一個人只能健康有體力,要作什麼都是自由而容易的,

書家創作是很容易的,絕不像一般人想像有多難,

一般人難有新創作,是由於筆法太單調,用筆輕靈能力不足,

表達筆調與性情自而受限。

對他們而言,想要在書法有新創作,

好像登天之難,有多麼了不起的事。

 

三、宋人書論多以【真意、天趣】為高,重視人品、氣質、性情化為書法形式, 【隨人注情,率意而為】,【以酒助氣,借以消遣】, 蘇軾云:【點畫信手煩追求】、【無刻意作做乃佳】, 米芾云:【隨意落筆,皆得自然,備其古雅。】 把書法視為【適意之物】,古法可以破,真趣不可少。 強調性情和意趣的自然流露,不為古法所拘。 例如:蘇東坡和米芾的側鋒筆法遠比王羲、鍾繇、來得多, 也比唐人書法來得多。
黃庭堅張調【韻】,別人說沒有王羲之筆法時, 他說:【隨人作計終後人,自成一家始逼真。】 宋人重視人品性情與文品、畫品、詩品、書品的關係, 不但是宋代的畫畫特徵,這種不蹈古人,自出新意的創作意識, 這巨大的歷史作用,影響書畫歷史潮流脈動極為深遠。 也逐漸深化於元明清書畫之中。

【不踐古人,自出新意】的革新精神,立定了【反模仿,求新意】,衡破尚法侷限,作為此一時代的追求蘊涵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郭群峰 的頭像
郭群峰

鬆靜清雅如仙境般的書法藝術

郭群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