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陽孜的書法作品分析

 

一、論其書法的結構與空間

    其結構與行氣本不可能分離,因為她寫的大皆不是純楷書,而是行草書,所以談結構就不能離開對空間留白的解析。

1. 楷書字形體方正、內空間大,鬆多緊少,因線粗可壓縮其字內空間,來加強緊湊雄強感,所以顏體字能粗不能細。

2. 行書體則緊多鬆少,但字內空間仍較一般行書體多。性多圓轉少方折,重心不高。

3. 草書多與行書相呼應,草以空白宽大來顯其濶氣,行楷以粗黑聚散來顯其莊嚴顯目,二者在聚散間求其強烈默契,二者剛柔之間相調合。

 

 

二、論其雄強宽宏的氣勢

董陽孜的書法承襲顏真卿的行草書風,創新不多,大多草字貫通於行與楷之間。筆力雄渾不及顏真卿甚遠。雖點畫粗放豪邁、字體結構四方、氣韻奔騰者,但在視覺上雄壯與顏真卿仍有很大的距離。此點只要一見顏真卿斐將軍詩及耶律楚材的作品就可以明白了。

 

三、論其運筆法則

運筆上為求筆力雄渾,故需多用逆鋒起筆,行筆多中鋒,速度、澀度、乾濕三者互相應合,多用濃墨,紙求較少吸水而稍粗糙的宣紙,結體寬廣與快速流暢互相接應,雄強與流動互相變換。藏鋒則線性內斂。入筆用方時,外剛內柔;入筆用圓時,外柔內剛。因用「中鋒運筆」所以容易淳樸,不致於太花巧矯柔。

 

 

四、其字的特性

其字宜大不宜小,能動不能靜,這是她字的特質。

 

  • 上作品文字解:【瑟兮僩兮 嚇兮咺兮】 出自;【衛風 淇奧 瞻彼淇奧 綠竹猗猗 有匪君子 如切如磋 如琢如磨 瑟兮僩兮 嚇兮咺兮 有匪君子 終不可諼兮】 其中【咺】字寫得太超過了,無法辨其字矣。

 

五、重佈局,缺文人風與自然美

由於一心追求創新和突破舊式傳統,強化西式的牽強佈局,字字經過刻意安排,常出現矯柔造作窘態,故神彩與氣韻上呈現優劣參差現象。其作品在少字數時意態尚能合一;然字多時,則少有一氣貫串之神情,遠離書法意韻為重的文人書風。

 

認識董陽孜

董陽孜女士於1942年出生於上海,八歲時開始學習書法,師大美術系畢業後赴美深造,取得麻州大學藝術碩士的學位,回台灣後全心投入書法藝術的創作,多研習魏碑和顏體,創作中溶入西洋構圖的理論,將現代平面設計與傳統書法融合,常創作巨幅作品,展現宏大氣勢的書法特質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鬆靜清雅如仙境般的書法藝術

郭群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